透视3B二战:百度为什么效仿腾讯,推出“艰难的决定”封杀360浏览器?

作者注:回应张琦博士2013年5月3日,我作为人人猎头的创始人于北京拜会了小米董事长、顺为基金创始合伙人雷军先生,在会谈中,雷军先生倾听了人人猎头的缘起和七个月来的发展经历,出于对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创新人才服务平台的关注,雷军先生对人人猎头团队提出了三个终极考题:怎么用更少的人做事?怎么"忘记"赚钱?怎么"学会疯狂"?即便时隔一周之后,我以开放的心态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坦承:这三个问题让他寝食难安。对于公布的这三道考题,随即收到大量的人人猎头的关注者与支持者的反馈,我罗列其中有代表性的解答如下:问题非常好,扩展下去,无外乎这样一些问题:众包模式在其他行业和在猎头行业的应用有什么区别?人人猎头要颠覆的是什么?到底是应该用互联网模式做猎头?还是将现在的猎头模式互联网化?我认为众包模式在猎头行业的应用会与其它行业有明确的不同,而人人猎头是要颠覆传统落后的模式,而不是颠覆猎头公司,人人猎头应该做的一定是将现有的猎头模式互联网化,而不仅仅是用互联网模式做猎头。只有中高端招聘真正步入互联网模式了,平台才能建成,也才可以实现用更少的人做事。个人浅薄认识是平台搭建好,优质客户和优质候选人吸引过来盈利的模式未来会有多种,除了现在的佣金方式外,针对特定人群的应用商店、和培训机构的合作、广告推送、个人拍卖及客户重点推荐的收费等都能产生赢利点。后续如向上到高端猎头(顾问为主,互联网工具为辅)、下延到优秀高校的实习生方面也会有好的赢利点。苹果、小米的疯狂值得研究参考借鉴。我个人觉得是在营销、运营、产品、服务层面的创新及苛刻要求,比如小米和苹果乃至锤子的推广,苹果、小米对产品的苛求,苹果小米粉丝团的疯狂,模式的颠覆再加上各种疯狂,呵呵。体现在人人猎头所有的疯狂都是针对目标人群(目标人群是哪些?怎么能快速让部分目标人群聚集到人人猎头的平台上,怎样快速在先期的客户及目标人群产生一定的影响?口碑怎样传播)在营销、运营、产品和服务上的疯狂。如果在微博上采用一个用谷歌眼镜+人人猎头幸运服务来嘉奖的营销如何?比如进驻人人猎头微信公众平台第30万、50万及100万的目标人群奖励谷歌眼镜和人人猎头的特殊服务,这个由王总来微博发布,这个影响度是不是会更大,人人的注册用户会不会极具扩大,人人猎头的品牌在目标人群的接受程度是否会更高,当然前提是有一部分优秀的客户存在。从BD角度就精选客户(部分优质客户哪怕不收费,这个更疯狂,呵呵),有好客户好职位就会吸引人来注册;从人才注册角度也要做筛选;产品上疯狂就是客户端、微信层面的创新,推荐应用能否导入再多一些对目标人群有利的APP及应用、系统平台的技术创新。目前猎头团队的疯狂,比如猎头团队极其严格要求推荐人质量来增加客户的信任程度,很长一段时间估计猎头团队要发挥关键的人工寻访,精准推荐方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都是疯狂,颠覆的模式加疯狂的为针对目标人群的运营,会如何?可爱的用户的感悟暂且抄录如此。同样在这七天中,也有来自硅谷的张琦博士,自述为硅谷资深HR及人才招聘专家,电动汽车公司Tesla Motors高级人才顾问,曾任腾讯美国招聘专家,最早在Google总部从事高级人才搜索。其在5月初著文《全民猎头悬赏模式是伪众包!》对众包招聘模式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核心观点如下:1、在欧美就行不通全民猎头悬赏模式在欧美已经被证明是行不通。Zubka.com是最典型的全民猎头悬赏模式,2007年2月获得 Benchmark Capital 约 390 万美元的投资,2008 年在英国红极一时,被评为最佳 Web 2.0 网站。但光阴似箭,欧美的猎头悬赏网站大都消失了,前面三家公司也光荣地成为了互联网烈士。2、悬赏模式会浪费大量的社会劳动,违背生产关系发展的客观规律。成功的互联网应用应该能够提高劳动生产率,或者提升资源利用率,比如AirBNB 的短租模式,有效释放了闲置资源。但是,全民猎头悬赏本质上是一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模式,不可避免地导致大量重复的无效劳动,违背生产关系发展的客观规律。3、悬赏模式用钱作为主要激励,缺乏正确的价值观。全民猎头悬赏模式把钱作为主要激励手段,缺乏内在的持续力和正确的价值观。靠出卖朋友赚钱,很有趣吗?提醒各位,维基百科的成功,与钱无关。众包的力量源泉不是单纯的物质追求,而是对美好世界的更为本源的追求。众包就是要利用群体的智慧,创造出大家都受益的美好事物。悬赏模式靠金钱刺激驱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众包。靠挣钱为目的吸引来的用户,基本上唯利是图,赚不到钱就会走人。4、悬赏模式的隐含前提是否定猎头服务的专业性。猎头服务和律师、会计师一样,有其专业性,需要懂得一些心理学和行业知识。全民猎头的隐含前提是否定猎头服务的专业性5、悬赏模式导致的隐私控制问题。6、细节问题会导致悬赏模式的运营变得很复杂。文中末尾尊敬的张博士盖棺定论:现在的繁荣都是虚假繁荣,伪众包概念的全民猎头悬赏模式是死路一条。VC 投资这样的公司,是因为VC的贪婪驱使他们犯了错误。 我对以上观点有明确的不同看法,现整理如下:1、“如果悬赏猎头模式在服务业非常发达的欧美都无法取得成功,又怎么可能在当今的中国成功?”,这句话的说服性是如此之低。近十年来在欧美行不通,甚至不能想象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取得巨大成功的案例不胜枚举。用最简单的一个案例来反驳张博士的推论:是谁发明了电灯?又是谁让电灯走进了千家万户?当我们梳理清楚爱迪生和Tesla的关系,直流电和交流电的关系,我们不难得出结论:一种新技术或者新商业模式的普及化,跟采用的手段,利用的技术以及执行的时间点有莫大的关系。通俗的讲创业与婚姻有惊人的一致性:要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做对的事。反问张博士:如果因为众多的中国商务社交网站做不起来,那么可以推论美国的linkedin也一定不能做成功吗?非常有趣的是张博士就业的全球最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正是以交流电发明者命名的:Tesla。2、既然说到AirBNB,谁敢说AirBNB一定不是众包模式的升级?谁又敢说维基百科就是众包的全部?关于众包的理解可参看我的文章。 时下在国内迅猛发展的途家网、嘀嘀打车,在我看来,正是众包模型在不同领域的成功应用,我称之为:众包2.0。即便按照张博士的逻辑,悬赏模式用钱来作为激励,档次比较低,那么有怎么解释AirBNB的成功?难道在在AirBNB的平台上就规避了一将功成万骨枯?通行的企业内部悬赏推荐是不是也代表实践这种模式的企业格调很低?再追问:为什么一定要把帮助朋友找工作的美好动机和获取奖金割裂开来?我敢打赌博士一定没有下载并使用过人人猎头的客户端,他也一定不晓得在人人猎头客户端上,凡事推荐都会由系统自动发送短信通知被推荐人,他的哪位朋友推荐了他去应聘那家公司的那个职位。人人猎头的初衷就是为了保证被推荐人的知情权和选择权。3、张博士其它论点可以合并为一条来回应。人人猎头服务推出以来,从企业投放的职位和经由平台成功推荐的职位来看,中端职位的招聘需求在国内长期以来一直没有得到良好的解决,为什么?现有的互联网广告招聘网站为什么持续服务疲软?传统的猎头模式为什么成本高昂不下?我记得张博士是推崇linkedin的,那么斗胆问下:中国需要创新的人才服务平台吗?打造这样一个平台,有其它更好的路径吗?为什么众包模式不是一个很好的入口?我从来不否认猎头的专业性、隐私控制的重要性和运营的复杂性,当我意识到人人猎头要做的不是一个app,而是一个新的人才服务平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意识到任务的艰巨。在张琦博士一系列“神奇”推论之后,在描述欧美的悬赏网站失败之后,在把高端职位招聘和中端职位招聘的特性混而为一之后,在无视美欧中无数猎头从业人员越发依赖新型人才服务平台linkedin之后,博士有了他的结论。也果敢的宣布了互联网思维、移动互联网技术对中国人才服务业的改变可能为死路一条。对张琦先生的观点,我持保留意见。

传媒转型需要直面的第一道选择题传媒转型去向何方?今天的传媒明天又将以何种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有一种观点应运而生,那就是传统媒体的核心优势在于内容,在新媒体环境下,继续守住“内容为王”的信条不变,无论互联网新媒体环境如何变化,我们依然保持优质内容的输出不变,我们必将经得起考验,事实又是怎样的呢?按照这种理念执行下去,当下诸多的传统媒体单位更多的会转型成为诸如“美联社”、“彭博社”、“CFP”这样的组织,成为直接售卖文化类产品的传统商业企业,而将大众传媒的属性放弃。当下传媒的主流商业模式变现为,通过媒体产品的发行收获读者的关注,形成媒体品牌影响力,再将这种媒体品牌影响力以及拥有的读者群体直接通过广告的形式变现,从广告主处获得实际的收益,最终实现其商业价值的“多方平台式商业模式”()坚持“内容为王”的内容售卖模式,必然导致牺牲或者说革命掉了当下传统媒体的现存商业模式,不可谓不大,传媒企业的决策者是否有这种勇气呢,因为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子就意味着以下的决策选择:彻底革命当下的商业模式,有决心吗?拍得了板吗?将一个大企业做成一个出售商品的小卖部,有勇气吗?放得下身份吗?将广告主资源放弃去跑市场售卖内容产品,有准备吗?舍得丢弃吗?“内容为王”or“渠道为王”or“xx为王”的争论一直在继续,没有一个分晓,今天不去参与这个论战,而单单剖析一下“内容为王”在互联网时代当下的真正内涵,或许一切争论都可以迎刃而解。“内容为王”最初来自于几个成熟传统媒体激烈竞争的年代,在一个竞争同质化的年代,特别诸如报纸的传统媒体形态已经相对成熟的阶段,媒体竞争的本质依然是差异化的打造,而出现在同一个报刊亭(渠道、区域),拥有基本相似的内容(通稿、新华社)的年代,独家的内容,独家的视角所形成的内容核心竞争力和风格就成为这场竞争中的独门武器。有人选择了娱乐新闻作为突破口,有人选择了评论作为突破口,有人选择了深度调查新闻作为突破口,有人选择了六合彩指南作为突破口,有人选择了编写故事作为突破口,每一种选择都是在践行着差异化的追求,遵循“内容为王”的信条。而如今,面临互联网新媒体组织的迅猛发展,读者群体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及内容专业化水平的提高,曾经的内容为王已经仅仅剩下了一条理论上的定义,缺乏实际内容的支撑。曾经传媒成熟环境下的竞争,渠道和市场相对不变,变化和有差异化的内容为王不难理解,现如今,同样的内容读者更多的是通过互联网网站看到这些内容,而不是报纸或者电视,虽然是同样的内容,但是入口变了,渠道变了,内容在实现有效传播过程中的作用弱化了。如果同样的内容印刷在报纸上,曾经的受众获取内容的主要渠道是网络,并且网络上没有这个内容,而是有其它的内容,那么这个内容的王者地位将不再存在。那么有人不禁要问,如果将这些内容传播到更多的渠道和平台之上,实现渠道平台之上优质内容的全覆盖不就依然可以保持内容为王了?这就引发了第二个问题:曾几何时,在传统媒体(以报纸为例)的竞争中,内容品质的加强一直在发生,改版一直在继续,而相较这些变化,印刷技术、发行渠道的变化就要少的多,因为在很长一段儿时间里,报纸的发行基本面向的是固定不变的一群人,印刷技术仍然是油墨印刷,产品的形态依然是在新闻纸之上。昨天的内容为王中的内容,更多指向狭义的内容本身,信息来源是否独家、事件是否重大、文字描述的水平、标题的吸引是其基本特征,而产品的形态——报纸上的文字印刷,以及产品的渠道——发行人员的投递则不需要纳入其中,因为那是专业人员的专职工作。而如今,互联网媒体的兴起,从PC互联网媒体到社会化媒体到移动互联网新媒体,广义内容的需求依然存在,但是用户对于内容产品的形态要求以及渠道呈现有着更高的要求,而且是呈现多样化以及个性化的特征。好的内容需要达到广泛的传播,要进入智能手机用户的手中,必须有一个常驻用户智能手机中的一个平台和渠道——客户端,ta必须是ios、Android、塞班等诸多操作系统全部支持的,必须是各个厂家的手机都能够适配和流程使用的客户端,ta必须是一个用户体验良好,界面设计优美的产品……否则,客户端无法被下载,客户端无法被激活,客户端无法被使用,客户端无法被广泛使用,自然导致内容无法通过这个平台传播出去,内容为王就是一句空话。狭义上的内容为王中的内容是文字、是版式,是成熟媒体环境下差异化竞争的产物;如今互联网新传播革命时代,内容为王更多表现为广义上的含义,那就是内容为王中的内容不仅仅包括文字和版式等狭义内容,更应该表现为“狭义内容+产品形体+渠道占有”为一体广义内容。传媒转型坚持所谓的狭义“内容为王”理念选择的做内容售卖者和媒体价值传播者都同样是艰难的决定,或许是决定了也无法收获预期所得的一个艰难决定。选择向下做小媒体规模,回归内容提供商角色,意味着企业规模和业务品类的萎缩,考验决策者的勇气和决心;选择向上做新媒体环境下的内容提供商中的王者,需要的是互联网产品化的理念以及传播渠道的重新打造,同样意味着大规模的放弃,同样考验决策者的勇气和决心。

The Verge试想一下,将去世亲人的骨灰送进太空,像行星一样绕着地球飞行,最后像流星一样燃烧在天极,还有比这更好的送别亲人的方式吗?极乐太空(Elysium Space)就准备将太空殡葬服务引入大众市场,只要1990美元,外加专用的iPhone或安卓应用就可以实现。在完成订单之后,该公司会寄送一份包裹给你,用来存放骨灰。之后极乐太空会把这份包裹装载下一班航天飞机里,目前日程上的第一班定于2014年夏季。当然,太空发射有时候会推迟,该公司表示会推迟至下一班,而且不会收取额外的费用。轨道飞行通常会持续几个月甚至数年时间,极乐太空表示包裹至少会完整绕地球一周。太空殡葬服务实际上已经出现十几年了,除了Elysium Space之外,还有Celestis等公司,后者的服务价格是4995美元,发射到月球或者深层空间的价格则是12500美元。

关于移动阅读,

分类:365体育投注网址

时间:2016-08-02 02:20:33